您的位置: > 正文

要补的课还有很多 请呵护“诗词大会”点起来的火

时间: 2017-02-15 10:25:26 来源: 新京报 作者: 编辑: 王艳蕊

字体设置

    过年走亲串友发现,一栋楼里,差不多有一半的春联都贴错了。

  近日,央视播出的《中国诗词大会》,在引起收视热潮的同时,也带动了很多人开始重新记诵古诗词。作为诗词爱好者,看到这样的消息有些闻之则喜。不过在谈论诗词大会之前,我先说一件小事。

  我们单位所在的办公楼,每层大约有十几个办公室,扎眼的是,我这一层有两个办公室贴了春联,其中一个还把上下联贴反了。推测原因不外有二,或是不知道上下联的标准,或是不知道上下联的位置。同事说,文化单位出现这种常识级的错误,实在很难堪。

  贴错春联的比喻,恰好符合我的一个观察。过年走亲串友发现,一栋楼里,差不多有一半的春联都贴错了,甚至有人贴了两个上联或两个下联。我并不是要普及对联的常识,我只是感到,对联这种中国独有的、传承了千年的传统文化,都会成规模地出现常识性的错误,遑论其他。

  我的同事曾告诉我这样一个细节:他曾采访过一位国学大师,其间闲聊,提到南北朝时期的一位三流文人,老人说,这个人我知道,他写过什么什么文章,顺口背出了整篇文字。同事和我说,“我当时愣在那里,听一个年过九旬的老人背了十分钟的古文。你要问我什么是国学,我告诉你,这个人,就是国学。”

  事实上,古往今来,许多大师和学者都有记诵的童子功。被梁启超称为“前清学者第一人”的戴震,可以把十三经的经文和注背下来,治学广博,音韵、文字、历算、地理无不精通,涉猎如此之富之广,文献不熟能行吗?

  回过头来再说说诗词大会,其收视击败了热播的偶像剧和综艺节目,热爱者有之,唏嘘者有之,艳羡者有之,批判者有之。稍感遗憾的是,许多思考和批评言不及义,更有深文周纳之嫌。

  比如,有论者认为,诗词大会并不能普及乃至弘扬传统文化。其实,一档电视节目容量有限,不大可能具备普及传统文化的能力。事实上,电视节目的制作有自己的规律和运作方式,不论其产生怎样的影响,它首先应该是节目,而不是课堂。进一步说,诗词大会已有不小的进步,不信的话,大家可以回顾去年春节同一频道同时段在播什么,同时再看看第一季的内容。

  再比如,还有论者认为,仅靠记背是无法领略诗词魅力的,也无法培养出真正的人才。诚然,背下来不是万能的,可有时候,背不下来是万万不能的。许多专家和家长都在强调,要培养真正的人才,就要开发一个人的观察力、想象力等等各种力,须知,千力万力,基础是记忆力,记都记不住,其他都可能是空中楼阁。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作诗也会吟。能作诗自然好,可诗人到底是少数;只会吟也不错,那经典依然可润心。

  当然,诗词大会的附丽乃至当下的“国学热”,免不了泥沙俱下,鱼龙混杂。这需要辨析,也需要批判,可是,不能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。中国诗词大会点起了一把火,这把火点燃什么,引燃什么,都在用火之人。在传统文化长期式微的背景下,这把火是值得珍惜的,是需要呵护的。毕竟,传承也好,复兴也罢,要补的课太多,第一步应该先是传,把先人的经典传下去,把文化的精神传下去。不过,欣赏也好,境界也罢,还是先从贴对春联开始吧。(赵清源)

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旅游美食
  • 教育娱乐
  • 安居文苑
  • 回乡人家
  • 精彩图片